房子整修、搬家換房子是人生命運的轉捩點。我讀大學的時候,梁老闆在學校附近開了一家餐廳。我不是經常光顧他的店,日子一久也都互相認識,現在回想起來剛好滿20年。二十幾年光陰,梁老闆從公司老闆、餐廳老闆、自助餐老闆、老闆的位階越來越小,到近幾年只剩戶長可當,不再是老闆,梁老闆始終不知道他的事業是什麼原因像是溜滑梯般一路往下滑。

這些年來,他一直看我是個學生,路上碰面多是點頭之交,我們之間是無窮盡的平行線,沒有交集,卻在同一空間延伸。在兩年前,我們在一家餐廳再度偶遇,其實這種事一兩個月就會發生一次,同住在淡水不期而遇本來就希鬆平常,可是,命運的手那天卻為梁老闆開啟另一道門。

我看房子的風水也看人面部的風水,這天我看梁老闆氣色特別暗沈,鼻樑有些歪斜,我心理暗自度量虛有其表的梁老闆,日子其實過得並不好,而且疾病纏身。我跟他打過招呼,低頭繼續用餐,梁老闆坐在我隔壁桌不太客氣地開口說:「蕭先生,聽說你在幫人看風水,有影阿沒影(台語,意思是”真的還假的”)」

「混口飯吃而已。」我客氣地敷衍兩句,不太搭理他繼續埋首在食物上。
「怎會一夕之間幫人看風水,卡早阿沒聽你港你會風水(台語,意思是”以前沒聽說你會風水”),會看還是不會看,風水可是很有學問的。」梁先生已是坐七望八的高齡長者,說話難免依老賣老一番。

我知道他對於我還是停格在二十年前的毛頭小子,在他印象裡地理先生(台語尊稱地理師為先生)少說樣子看起來也要五十歲,臉上起碼要有點風霜歲月的痕跡。

媒體上的地理師、法師在我看根本是演藝事業,上電視節目帶念珠、持八卦、端羅經,穿道服、著唐裝,甚至把頭髮弄得花白一點充充老氣,不但滑稽而且有些令人啼笑皆非,但是現實執業上做做樣子卻非常有用。我不太喜歡照刻板印象打扮穿著,要我穿古裝是一種懲罰,外型不夠老成有時會給我帶來一點困擾。

「梁老闆,我趁你在賺大錢不注意的時候,偷學了十八年啦,免擔心啦!」我故做輕鬆狀,實際上感覺到口的午飯有些變味。
「真的?我攏無知影(我都不知道)!」
「我在北投有位朋友,專門幫人看八字…..功夫很不錯…看一個風水十幾萬…你們這行最好削了…」街坊鄰居給他一個「囉唆」的「雅號」,喜歡「碎碎念」,我聽他滔滔不絕講了好幾分鐘,領教坊間的傳言果然不虛假。

「梁老闆,無知影耶代誌還真多(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很多)」眼看午餐是不能清靜了,我只好放下筷子,好好地跟梁老闆聊一聊。
「厝體真重要(房子很重要),但是不好看(不容易看),你朋友不出門能不能斷風水?」
「不出門阿耶當看風水喔(不出門也能看風水喔)」梁老闆露出不敢置信的眼神。
我接著解釋:「是阿,看風水愛看兩種(看風水分兩種)」「一種看有形,一種看無形。」說完梁老闆變得更有興趣。「有形的用目啁看(有形的用眼睛看),無形的用心看。有時厝體看來好好,但是裡底沒清氣(有時房子外表起來風水得宜,但是暗藏不好的氣)。」
「阮刀住在xxx你看安爪?(我家住在xxx你看風水如何?)」梁老闆終於出考卷要我作答。

490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