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了手印後,請她把問題寫下來,起了一課,看了老半天,怎麼看都沒有錢的影子。只見李媽媽緊握雙手,眼睛沒有焦點地等我開口。這是她的養老金、救命錢,沒講好,說不定當場暈厥過去,最後我開口了
最近經常接到李媽媽的電話,求助無門的她,有苦只能找我說。

她每禮拜要洗三次腎,雖住華屋卻官司纏身,還要擔待一家好幾口的生計,瘦小的身影令人佩服她勇於承擔與付出。全身病痛的她,官司已經打好幾年了,我陪著她打贏了一案又一案的官司,但任憑健康的身體也經不起這種金錢與精神的雙重折磨。

因她身體不便,我親自到她家,為她求卦解套。聽完她訴苦,她說有筆480萬的養老金,透過訴訟,律師告訴她已經贏了,卻苦苦等不到這筆錢。律師一直跟他說,錢一定會下來,不懂法律的她只能漫長等待。最後向我求助。

我打了手印後,請她把問題寫下來,起了一課,看了老半天,怎麼看都沒有錢的影子。只見李媽媽緊握雙手,眼睛沒有焦點地等我開口。這是她的養老金、救命錢,沒講好,說不定當場暈厥過去,最後我開口了。

我說你沒聽懂律師的意思,他有所隱瞞,對於整樁案子,你有很深的誤解,錢是不會跑掉的,只是不是你希望的結果。 她心揪了一下,問我哪怎麼辦?

「你應該親自把案子看一遍,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樣,什麼時候拿得到錢。」

「我最近又要開刀,實在沒心力去看這些,而且我也看不懂。」她手握得更緊,原來茫然的眼神,換成求救的目光。

接著我跟她說:「案子不會有事,你撐得過的。」我想我是唯一能幫她的人,她跟律師說不清,我看看實務上能不能幫上忙。「你把案子拿出來吧。」

拖著病體,她很快地從房間拿出一疊訴訟資料。我才看了一行,完全看懂事怎麼一回事。

「李媽媽,你的案子被上訴了,還要再審一次。」我把訴狀的內容說得讓她聽懂。

「案子會贏,但是難免對方用法律手段,要卡住你,明年錢可要省著花。」費了番唇舌,她心才放下來。

把錢要回來 的大六壬

把錢要回來 的大六壬

六壬課是這樣的:

李媽媽問480幾萬的利息錢何時下來?

全課財旺,且李媽媽的運就在財字上,再看發用的天空官鬼知道,李媽媽完全弄錯整個案子,誤以為贏了等著把錢拿回來,明年太歲是蛇巳中傳呼應還要再等一年(不怕月破)。末傳衝第三課官鬼是贏得被上訴的案子,我在卦紙上寫上明年八月贏,冬天拿回養老金。
再抽一張塔羅牌做交叉驗證,抽到的是聖杯三,也是官司打贏的牌象。我拍拍李媽媽的肩,說道:「沒事的,律師會幫你再贏一次。」李媽媽的眼紅了,我拿了張紙 巾,拭去快要滾下來的淚珠,我說:「換做別人,不要說每兩三天要洗腎,面臨這麼多官司,能挺的住的有只有你了,我沒有道府占卜的服務,但我敬佩你,給你例 外,不知道你靠什麼讓你有勇氣,一路走下去?」

「我一心只是想把整個家撐起來,我那兩個孫子很上進…」我沒聽到一絲是為她自己的理由,臨走前,我要她好好照顧自己,多為自己想想。雖然不能盡然如她的意,起碼她知道該怎麼做打算了。

文思源老師

258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