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客魚貫入廳堂,梁老起身歡迎,引客人一一入座以後,
剛剛堂前的掌櫃開始唱名:「第一號 馬某某,請抽籤卦。」

客人抽好籤很恭敬地將籤卦奉到梁老眼前。只見梁老氣定神
閒,撥撥衣袖,掐指排課斷事,不出半响梁老開口:「某客
在某時問何事,事由何何而起,當有什麼吉凶…」,一旁的
徒弟邊聽邊錄,提筆一字不漏地抄在紙上。張官發現梁老講
來客的現況有如同眼看見,斷課建議也非常中肯,來客都非
常佩服滿意。心裡感到有點懊悔,為什麼起太晚掛不上號,
給六壬神翁算一算。

本文依據《客窗閒話》【卜者梁翁】改編而成,原著是部神怪小說,作者吳熾昌,作品完成於於

道光己亥(1839)年,共二集八卷,八十九篇。他的代表作著有《葉 天士“求”醫》等。

六壬梁仙翁 袖中天下容

浙江海昌縣張瑞林,父親是雲南尉官,不幸死在當官的任上。他在扶棺回老家葬父的途中,經過
湖廣魚米之鄉一帶,發現當地的米價非常便宜,於是將全部的官俸八百石通通拿去買米,雇船溯
江回河南希望能大賺一筆。

某日,江上航行的時候,突遇大風,偌大的船隊需分別找地方停泊避風。順這大風漂去,他的船來

到一處四面都是河的村莊。村莊外,船舶圍繞四周停靠。舉目望去,張官看到一處高牆偉闕的房子
,圍繞的圍牆像是大戶人家才有的厚實。此莊門前停靠的船隻比四周鄰家都密,引起張官的好奇想
登岸散步一探究竟。

張官上岸沒多久進入一小店買酒自飲。一個人喝酒的時候,耳朵特別尖,張官聽到鄰桌談論村莊內
有一姓梁的老翁,能測知來客過去跟未來的事,每每答中,應驗如神,好不神奇。變盡官俸滿載白
米的張官正為眼前的怪風所苦惱,聽到有這麼一號人物,興起了參訪的念頭。走到鄰座進一步打聽
,才知道原來住在那座大宅的人,得傳大六壬神算異術,問事的人不需怎麼開口,就知道來人要問
什麼、吉凶如何而聞名,幾年下來,宅內異人發了財蓋出這棟大房。

梁老看課像現代掛號看病一樣需要事前預約,求算的人需在太陽剛升起的時候,一早到知客室付清

百文掛號費,另外再加文錢一兩做為占課的潤金,只是梁老每天只出占十二課,為十二個來客占卜
解課,排不到的隔日請早。儘管看課門檻如此,梁老的大六壬還是門庭若市,大家擠破頭都希望給
他一算。更有不辭千里而來的訪客就是希望梁老能「仙顏眷顧」,指引出一條明路,好讓心煩的擔
子能夠卸下來。張官一想難怪剛剛看到門前停泊的船隻停得滿滿的,原來都是慕梁老大六壬神算的
名來的。

張官苦思一艘艘滿船的米,才走沒多久便遇到怪風,這一路上真不知道能不能順利返回老家,把米

賣個好價,不覺得憂心起來。心底琢磨著既然梁老大六壬這麼有名,不如明日一早給他算一算。

隔日,張官依著掛號老規矩一早去梁老那裡報到,果然在入門的地方看到櫃臺,梁翁的親戚負責

收潤金、預約占課。不巧,排到張官的時候,十二個名額已經滿了。張官懊惱地問掌櫃:「我遠
從南方要返河南老家,掌櫃,可不可以請你行行好,幫我破例幫我排進去。」

這時掌櫃的露出難色:「課倌,我很想把你加進名單裡面,但是梁老師有規矩在先,我沒辦法作
主。」說完,掌櫃拿著預約本領著完成預約的十二名「幸運者」去拜見梁老。張官只好裝著若無
其事,乘隙跟著這些人進到梁老的內室,終於親眼看到百聞不如一見的奇人異士。

廳堂內擺設很雅致,幾處書櫃,牆上幾幅名人落款的匾額,無非是「神機妙算」、「諸葛再現」

的褒獎。廳堂上,有一長者兩鬢花白,年近八十,帶著一頂四品帽子,端坐在桌案前,張官心想
這位白髮翁應該就是梁老。老翁桌子上放著一筒竹籤,兩邊有四個年輕人,擺著文房四寶,準備
未來客的六壬課寫單子抄批語。另外還有四個人陪伴梁老前後四邊,隨時聽候處理文書。

來客魚貫入廳堂,梁老起身歡迎,引客人一一入座以後,剛剛堂前的掌櫃開始唱名:「第一號

馬某某,請抽籤卦。」客人抽好籤很恭敬地將籤卦奉到梁老眼前。只見梁老氣定神閒,撥撥衣
袖,掐指排課斷事,不出半响梁老開口:「某客在某時問何事,事由何何而起,當有什麼吉凶…」
,一旁的徒弟邊聽邊錄,提筆一字不漏地抄在紙上。張官發現梁老講來客的現況有如同眼看見,
斷課建議也非常中肯,來客都非常佩服滿意。心裡感到有點懊悔,為什麼起太晚掛不上號,給
六壬神翁算一算。

不久,十二個名額很快地斷完了,客人也陸陸續續離開,剩下張官一個人還在現場,因為聽得入迷

,一時忘記跟同行人一起走,被梁老發現開口說:「你遠地而來,來不及掛到號,今天能同聚一堂
在此論課,顯見我們有緣,老朽送你一課,盡盡地主之宜。你看如何?」張官一聽喜出望外,做個
揖,回梁老:「真是造次。」張官才要開口,梁老眼露慈悲接在張官不安的尾音後說道:「你姓張
,遠從雲南南部而來,是嗎?」張官楞了一下回答說:「是,您老怎麼知道的?」梁老「你坐在
「離卦方位」現在正是午時,天宮黃道在「張」宿,由此推斷知道閣下姓張。」「今天是乙卯日,
發三傳申、酉、戌是日主乙的財官,上面乘的神將白虎、太常、玄武。梁老不疾不徐:「白虎官鬼
凶神發用是催官使者,主你本人有官貴的尊位,申者身也,得死令,船上運的是令尊的大體。再者
,戌是地獄之神,所以知道令尊生前是司管刑獄的官員。神將太常類象是米麥,乘中傳酉,本課又
是進茹課,所以傳上裝的是米不是麥,金為四九之數,這個課式取申酉兩個金初數四,乘二是八,
所以你船上的米是用八百石?寅甲衝初傳申主起風,明日寅時風向轉西北方大利行船回家,起運後
,末傳是歸所你返鄉的地方,取與末傳戌六合的卯字為應期,所以應十二月卯日可抵達祖居地。可
惜的是你打賣米的如意算盤不能成功,你運去的米一粒都不剩,亡失一空。因為張老弟阿!末傳財
星戌是玄武,玄武是盜耗之神,再加上初中傳都是申酉官鬼,財生鬼去剋日主,你賣米求財的美夢
難以圓滿,張老弟你要特別留意阿!」

張官領著梁老字跡未乾的課紙,回到船上,當夜旋不久,果然在敲五鼓寅時起風,張官含含手指,

往來的風向一量,果然是吹西北風,張官領著船隊很高興地乘著順風重新踏上歸途。十二月己卯
日抵家門附近王家橋,時值歲末過年時分,張官得不到好日課下葬父親,只好尋覓暫時停厝的地
方。張官姊夫陸先生剛好住在船隊停靠附近,恰好以稻米買賣維生,把自己閒置不用的土地借張
官厝放父親的棺木。

張官內心合著算盤,如果把米直接運回家中,難免族中同鄉宗親會登門強加借貸,礙於裙帶借也不

是,不借也不是。這些費盡萬苦運來不易的稻米恐怕在賣出好價之前,就被借貸一空了。闔上心中
的算盤,心想不如把這一批米寄放在姊夫陸家的房內,比較安心可靠。

卸好稻米,儲進姊夫的倉棧後,張官迎母親進城過年。年節時分,已經多年在外地當官的瑞林更感

親情可貴,接好老母親直奔姐姐家拜年,也順道看看借放的稻米。

一到家,不料張官姐姐才開門,看到張官,不禁悲從中來,泣不成聲。張官被眼下的場景給弄傻了,還弄不清狀況,心急如焚,莫非寄放的稻米出了什麼事? 進屋坐定之後,姐姐紅著眼說:「你姐夫欠別人貨錢千餘金,過年前你寄放的稻米,全被這些賊人強行運走,你姐夫心急,不知道怎麼對你交代,不久也離家出走,至今不知去向。」張官母親、姐姐既惶恐又著急,不知怎樣才好。

張官這時候才猛然想起六壬神翁梁老的提醒,所有稻米果然付諸流水,盜搬一空,一船船運回的米

貨果然一粒不剩。不忍看到至親母親跟姐姐的恐慌,張官仰天長嘆:「時也,運也,命也!」「既
然一切早已注定,母親、姐姐稻米丟了就丟了,我們還是趕緊把姊夫給找回來吧!」。

 

思源老師編後記:

◎    古典文學 對於古風式微的現代人來說 讀文言文有些吃力,看懂文言文的不見得懂大六壬,懂
大六壬的也不見得看懂古文,更不一定想把故事寫成白話小說。想了想這苦差事還是得有阿Q精神
才做得來,對大六壬懷抱夢想的我就這樣捉筆,說故事給大家聽。

 

◎遍尋大六壬起課七百二十課式找不到,梁翁所占的課式。本課式說是乙卯日占,乙卯日起的神將,無論晝占或夜占鼠猴貴人,輪到申酉戌都不會是白虎、太常、玄武。三傳申酉戌僅出現在丁丑、丙午、丁未、丁巳等四日,神將既不是白虎、太常、玄武;日課也不是乙卯日占的。 有清大六壬的格式已經完備與現代課式無太大不同,以為這是原作者吳熾昌杜撰的課式,傳中以離方午時斷來客姓張不見於古法,但課式中傳財玄武,寅時起風還是有幾分大六壬斷課的神韻。文人寫作,本來不需認真,哈利波特沒人會去考證劇中的魔法是否是真的,但是卜者梁翁引用的大六壬斷法卻也耐人尋味,間接看到大六壬在中國術數的玄妙與神奇。

796 total views, 4 views today